初中小说作文:噩梦

发布于:2021-09-16 23:50:32

  我做噩梦了,准确的说在做了一个可怕的又真实的噩梦,我的梦里总是出现真实的场景,这让我很恐惧。

  我梦到了我的好兄弟,梦到了我第一次对她说喜欢的女孩,梦到了我回去了。

  在梦里,我患有一中绝症,不知道怎么命名,也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反应,只是会让我眼前出现每一个和我换用同样的绝症的人所走过的路的痕迹,在他们所走过的路上,会出现一个个绿色的十字。而这个符号,会根据每个人的病情,呈现不同密度的分布。我的痕迹,是一步一个。

  这样,我回到了家,来到了我的好兄弟的家里,那是真是的他的家。

  我带着那我第一次对她说喜欢的女孩(下文以女孩带过)来到了我的兄弟家,我看着那一个个绿色的符号,我颤抖着,女孩感受到了,她询问,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路上就这样的经过。

  到了,兄弟家,他的母亲,还有另一个我的另一个兄弟,还有那个兄弟的母亲,都在,像是在准备着晚餐,我们准备吃个团圆饭。(现在开始遗忘,但是我不想编造,我想在感觉浑身都很无力,而身体里又好像有一中力想要喷发出来。)

  女孩挽着我的手臂,对我说,她会害羞。

  而这时候,听见了房间里的兄弟对我说话,就是那个跟我一样得了绝症的兄弟。他的声音很大,让所有人都听得见,他说了:带媳妇来了,进来做。

  我感觉,这种病会传染很快,它就像是让人在一瞬间感觉自己很强大,无所不能。然后疯狂,同时真的很强大。

  女孩并没有想象的害羞,她大方的进去了房间,我看到了房间里密集分布的绿色的十字,那还有我带进来的部分。

  我不知道怎么对我的兄弟说,说那些我看的到?说我们同样的患了绝症。我办不到。

  我不知道怎么样的吃完了这晚餐,只是到了晚上,我们都喝了酒,并没有醉的那种,我们却都放任自己的想法,借着酒劲,把那些以前想说,却无法开口的话,对着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兄弟,一一道来。可是,哼,我还是无法开口告诉他我看到的。

  然后,我醒了,我是说我睡醒了。醒来之后的我,竟然在大脑里继续着那个梦,看着这真实的世界,去继续一个梦。(那是的头脑还是不是很清晰。)

  我也在混沌的希望着它的继续,知道,我在床上滚落下来。

  直到我打开电脑想要记录下这个感觉。

  可是我感觉,我并没有记录下这感觉,我给它说的不明不白,因为我也不知道该要怎么的表达。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这里我的手指,停止了在键盘上快速的敲打,我知道我的大脑又开始了欺骗自己,于是我不在继续这个问题。

  我是想说,那个感觉对我很好,那种在家才会有,在一个用自己的10几年的时间去经营的地方,才可以找到。那是属于自己个的感觉。

  我其实,明确,我想念我的兄弟我的父母了。非常想念,可能这就是她们所说的,三月之屏障,而我却推移到了五个月。我试着不去想念她们,可是不行、总是很无力的自己去想念。

  (我感觉我现在已经足够的清醒了,不过我还是试着去继续那个状态,就是让自己都不太确定自己在说什么,手指快速的敲打,让自己的大脑不会去欺骗自己。嗯,不过现在的大脑好似快要快过了我的本能。)

  我清醒了,呵呵,我的大脑现在已经可以去支配我的手,我的思维了,可以让我去做一些它想的事情了。这中感觉不好,就好似,来到了所谓的A-PAK星球。那一个没有感情的星球,在那个星球上,人们没有家庭,没有法律,没有制度,没有任务,没有工作,没有活着的目的。她们每个人都知道事情的对与错,每个人都明晰着自己概要去做什么,每个人都知道要去繁衍后代、即使那会是一种痛苦、就像是被人一拳打在了胃上。

  呵呵,我们是人,人所必须的就是情感,我也在享受着我的情感,即使它已经很少很少了,不过,我珍惜着它。我现在不知道该要怎么样去保护它,就想保护珍惜动物一样。

  嗯,是的、我又清醒了,我还是喜欢在一个梦初醒的状态下,记录自己,那才是真实的自己。

  我竟然有一种想法,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人,都在被操控着,被自己的大脑,而这大脑就好象是上帝为我们安装的程序。它们莫名的运行着,然后灵魂是才是这生命最本源的需要,他在和大脑做着斗争。

  我记得以前写过关于这种状态的文字,呵呵、我去找一找,看看,还能否回想起来那时候的状态。

  我很享受,那属于自己的,属于自己本身的状态。

相关推荐

最新更新

猜你喜欢